当前位置:天火官网 > 专题报道 >
金三角,国民党孤军的奋斗史:现在的华裔过着怎样的生活
发布日期:2020-09-06

金三角的贩毒史,本质上是国民党残部的奋斗史,和其后裔的发展史。

金三角地区开始种植鸦片的历史,可以追溯至二战开始之前,但是都是土司和农民的封建社会小作坊,直到一支从中国溃败而来的国民党残军,他们改变了一切。这支军队第一次明目张胆的用武装力量保护毒品,以毒品贸易扩大武装,培养出了罗星汉、坤沙等全球知名的大毒枭,也为日后的美洲武装毒贩做了榜样。

无处容身的败军

1949年,国民党军队彻底战败,在偏远的云南山区,有一支千余人的国民党军在拼命逃窜。最后团长李国辉率领千余人突围逃出,越过边界进入缅甸境内,此时仅还有残部600多人。这支部队历经千辛万苦,在勐捧与早一步到达的谭忠部队约800人会合,人数总算上千。

李团长询问早一步到达的国民党军,“我们按照指示分散突围之后,就和上级失去了联系,上级安排我们如何撤退?”结果对面也是一脸茫然,我们也联系不到上级了。于是他们做了如下计划:通过中南半岛北边的丛林至泰国,然后再返回台湾。但在与国民党取得联系后,上级命令他们坚守此地,“择佳机图反攻”。

他们明白了,这支部队太小了,也不是嫡系,他们被放弃了!

一不做二不休,李团长没有解散部队,反而在金三角一带建立起根据地,派人回到云南招募溃败的其他散兵游勇。残军很快从1500人扩充至3000余人,成为老缅泰边境地区最大的一股武装力量。

这只外来武装引起了缅甸政府的强烈敌视。1950年6月至8月间,缅甸国防军发动空军与炮兵协助地面兵力进攻孟果、大其力的孤军。国军打不过解放军,但是对付东南亚的这些国家武装可是手到擒来。

这支部队在正面延误缅甸军队的进攻,趁着夜色组织敢死队抢了对面的重炮,解决了一路逃窜没有重武器的问题。随后,残军利用缴获的十门重炮反过来向缅军阵地一顿猛轰,然后步兵迅速跟进,很快就把缅军打得落花流水。打了一个多月,缅甸政府发现打不过,只好派人前来和谈。李团长也是为了生存,直接释放了所有缅甸俘虏,算是在金三角彻底站稳了脚跟。

全球第一支武装毒贩的诞生

打赢了缅甸正规军之后,在《曼谷日报》《新加坡早报》等媒体报道了国民党残军在金三角的强悍战斗力。台湾的蒋介石看了报道,发现手下竟然把这么有战斗力的部队扔了?于是他大发雷霆,把李弥(李国辉团长的上级)臭骂一顿,派到缅甸整合部队。但是老蒋也是心狠,还是把他们看成反攻大陆的据点,一不给钱二不给人,让他们自己发展。

李弥一到,就给各地的土司发了通知,规定以后鸦片交易只能由他控制。所有种植的鸦片由军队派人统一收购,再统一外售;交易路过本地的需要根据鸦片数量缴纳过路费。土司们打不过,只能认怂。李弥将部队分成三部分,一部分管理鸦片,一部分招募新兵,一部分准备战斗。为了扩大有生力量,李弥鼓励士兵和当地人通婚,娶一个当地媳妇奖励20大洋。很快,这支部队成了当地最大的贩毒团伙。

缅甸政府又不干了,当初说的好好的只是找个安身立命之所,怎么干起武装贩毒的生意了呢?这次缅甸政府学聪明了,花大价钱雇佣了一万人的印度雇佣军,专题报道向国民党残军发起了一场名为“旱季风暴”的攻势。但谁想没想到,残军竟然再次胜利,雇佣军全军覆没,总指挥丹尼尔开枪自杀。

李弥是个有野心的人,不甘于一辈子困守在这个荒凉的地方。打赢了之后,一向低调的残军到处接受参访,放出豪言“要当缅甸王”。其实这是李弥再给国民党政府施压,希望国民党能够“招安”这支部队。

果不其然,吓破胆的缅甸政府只能去联合国大会,控告国民党军队的所作所为。台湾的国民党又犯了好面子的老毛病,停止了对这支孤军的所有援助,下达了部队解散的命令,分两次将两万人撤出缅甸。同时发布公告,不愿撤回台湾的军人和国民党彻底解除关系。而退回台湾的李弥,一直被软禁直到去世。想学宋江的他,和宋江一样,下场凄凉。

无奈下的自谋出路

段希文和手下的四千名军人,没有返回台湾,他们转进了泰国北部,泰国政府将他们称为——“国民党中国军队难民”。段希文带领着部队进入了泰北边境的密林,在一个20余户僳僳族人居住的小村子设置军部,并为这里起了个好名字——美斯乐。

这些军人没有了国民党的军饷,又不会其他的生活技能,只能重操旧业,干起了武装贩毒的生意。泰国不是缅甸,政府力量强大,怎么能够容忍武装贩毒?为了生存,孤军答应替泰国政府解决久攻不下的苗共和泰共。那时的孤军还主要由经历过国共内战的老兵组成,战斗力强悍,很快取得了胜利。消息传至曼谷后,泰国国王普密蓬亲自接见了孤军的将领们,并给阵亡将士家属和负伤的将士颁发了泰国公民证。泰国政府将其余的部队改编为“泰北山区民众自卫队”,由政府拨款发放军饷,条件是孤军不能再继续贩毒。年事已高,无力继续作战的老兵只能答应了这个条件。

放下枪就没有了争取的机会。很快在泰国反对党要求下,孤军的生活圈完全局限于泰国北部,孤军的子弟也被要求不可以赴泰国一般乡镇或城市求职,仅允许留住在当地。

随着媒体对孤军的报道,越来越多的台湾民众了解了这段历史。在民众的压力下,国民党政府利用基金会这种半官方的形式,对其进行援助。在当地建立小学,改善民生,帮助他们保留传统的中国习俗。当然,对于这些难以融入泰国的人来说,回到台湾仍是最大的梦想,台湾方面也为这些学校的部分毕业生提供了去台湾留学的机会。

但是好景不长,很快国民党在台湾岛内的选举中败给了民进党,民进党一上台就停止了援助,不再为国民党的错误买单。当地人的生活再次陷入了困境。

柳暗花明又一村

失去了援助,这些华人后裔发扬了艰苦奋斗的作风,一部分向清迈的中国领事馆求助,开启了新生活。华裔不忘本的传统依然在,走出泰北的华裔在泰国各地打拼,成功后继续回馈这片土地。在那里建起了华人学校,让白天在泰国学校学习的小孩子,晚上可以继续学习汉族的文化习俗。老一辈的华人后裔还是希望不忘本。

但是时代变了,新一代的年轻人都拥有泰国的国籍,讲一口流利的泰语和磕磕绊绊的汉语。梦想不再是回到中国,而是去曼谷等大城市工作和生活。对他们而言,这是一件好事,意味着——落地生根。

上一篇:半年净利33亿,市值每天涨15亿,海天味业的泡沫该戳戳了
下一篇:我老师说中国的激光武器已经先进到从哈尔滨打爆我的头,我在成都,真的吗?

主页    |     资讯中心    |     实时报道    |     天火在线登录    |     专题报道    |     快讯时报    |     更多报道    |    

Powered by 天火官网 © 2020 .版权所有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