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天火官网 > 快讯时报 >
汴梁人物|新乡故人:同郭海长一起从事爱国联谊工作
发布日期:2020-09-06

皇甫书信①

①本文由皇甫书信口述,马建干记录整理。皇甫书信,山东菏泽市人,1925年9月生。现已离休。马建干,河南许昌县人。《河南文史资料》副主编.

1981年,我由河南省公安厅副厅长职位调至中共河南省委对台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先任副主任,1983年任主任。调到对台办不久,我见到了当时任民革河南省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郭海长同志。同他一见面,我的记忆一下往前提了30多年。我同海长说:我们以前好像见过。海长说:啥时候见过?我说1948年,是的,就是在1948年,我见到了颇有风度的海长同志。那时,我们都属于中共冀鲁豫边区党委社会部,那一年城工部归并于社会部,海长在开封,属于一科,一科做情报工作;我在二科,二科管侦察。1948年,在山东省阳谷县的沙村,我见到海长。我对海长说:是不是这个时候?海长说:是,是。我们相视而笑。30多年逝去的岁月像一下子把我们彼此的感情拉近了,也拉开了我们从此在一条战线上工作10多年的序幕。

说是和海长在一条战线上工作,从我的工作角度来说,当然是加强对台宣传、联系,互通情况,联络感情,广交朋友,使台湾同胞更多地了解建国以来大陆在社会主义建设上取得的成就及各方面的情况,让祖国统一早点实现。从海长的角度来说,他是义不容辞,天然合适地做这个工作。当然海长同志还有许多其他工作。但10多年来,海长在对台工作以及与此相关的落实政策的工作上,倾注了极大的热情。他有一种精神,他有着像年轻人那样的火力和话力。他对工作充满了信心,没有说过困难,果断而雷厉风行,走上对台办工作岗位的时候,新时期的统一战线工作已开来了,“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祖国的工作摆在了我们面前。我长期从事政法工作,对统战工作是生疏的。而恰巧就遇到像海长这样对统战工作非常熟悉的人。相处10年,我从海长那里学到了许多东西。我们工作的配合是默契的,一些场合,谁出面有利谁就出面。也争吵过,也红过脸,而相互的了解更深刻。1992年,海长原本健康的身体在一场病之后,不行了。他的辞世使我的心情凄凉悲痛,心理怎么也调适不过来,总觉得他还活着。

台湾和大陆在相互敌对状况下隔绝几十年,从对台工作来说,如何把中国共产党新时期和平统国两制”的方针以及新中国的情况介绍给台湾同胞,同时也了解台湾,如何找准工作的突破口,成为工作的重点。和海长一起,我们首先做了在台人员亲属的工作,让众多台属都往台湾写信,架通海峡两岸感情的桥梁。马乘风,民国年间曾任国民参政员,河南烟类专卖局局长,从前他同海长有过交往。解放战争时期开封报纸曾载有“郭海长醉打马乘风”的新闻,说的是海长和马乘风喝酒时发生一场口角。到台湾后,国民党也整马乘风。他的夫人白女士和孩子住在开封,生活很困难。海长几次到开封,做白女士和她儿子的工作,他还以民革河南省委员会的名义每年救济他们母子。白女士给马乘风写信,他回了信。马乘风的儿子被拘留过几次,心中有怨气。海长多次做他的工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一次,海长说:国共几十年的仇恨,你被认为是国民党的子弟。我是共产党,但现在也是国民党革命委员,是那个时候的形势啊!不是共产党要整去台人员的子弟,我也是“右派”,连参加“文革”的资格也没有,要客观了解这些特殊的历史情况,这样才能认清时代的特点。海长循循善诱,现身说法,当时我插话说:“你是在台人员的子弟,心中有气,我们非常理解你现在是新时期,祖国统一需要你们的工作,态度要转变。这是个机会,连这个机会都丧失掉,斤斤计较个人得失,你会后悔的。”海长说:讲得好,我都没想这么深,那时候,我在民盟的一次会议上也评了同样内容的话。海长又一次说:说得好,深刻,能说服人,我们也算一唱一和吧。

刘瑞符,民国年间曾任河南省政府调查统计室副主任,新郑县人,建国前,海长同刘也有交往。海长多次去信到台湾同他联系。刘瑞符的姑娘在大陆,海长动员这姑娘到香港同他父亲见面,有困底海长给解决路费。姑娘到了香港,同其父见了面,介绍了情况刘符回大陆探亲观光的时候,海长已经不在人世了。我常想,这就是损失啊,若是海长活着,他要亲自接待,自然是另一番景况了平顶山姚孟电厂有一位工程技术人员,叫毛增华,他是蒋介石原配夫人毛福梅的娘家侄孙。海长几次到平顶山找他,做他的工作要他去台湾看看,要他联系多方面的人士。毛增华表现了很好的态度,说:我联系,我写信。这位同志确实做了许多工作。我跟海长说,你把毛增华发展为民革成员吧,海长当然同意,后来,毛增华又成了政协河南省委员会的委员,他非常感慨地说:“这就更应该为祖国的统一大业出力了。”

忆起海长,就想到近代河南三位民主革命的先驱者:杨勉斋,偃师县人,同盟会员,民国元年的河南省临时省议会议长,27岁病逝于开封;张钫,新安县人,同盟会员,陕西省辛亥年武装起义组织者之一,曾任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副院长,在解放军进军大西南时率部起义;郭仲隗,新乡县人,同盟会员,在豫北从事反清活动,被捕入狱,坚贞不屈,后来任国民政府监察院豫鲁监察使,是海长的父亲。杨勉斋先生的哲嗣杨章武同志,也是一位老共产党员,海长离去了,章武还健在,这对河南的统一战线工作,是一幸一不幸啊。

张钫先生有许多子女,有在台湾的,有在大陆的,祖国的统一大业需要他们出力,海长同张钫先生子女的关系是亲密的,这首先是上一代的历史渊源海长称张钫先生的大女儿张广仁为大姐,他还多次通过广益弟兄们写信到台湾,邀请这位大姐回来。广仁答应了,要回来,但因为腿部骨折没有成行,她让弟弟广平回来了。张钫先生在大陆的子女也有几位,广益是西安建筑学院的教授,海长同他谈心,是弟兄之间亲密的谈心。海长同广益谈话,我坐在那儿认真地听。海长谈祖国的统一问题,广益听着,不说话,但脸上浮着微笑。海长说:你给广仁大姐写信,多多联系。广益说这当然好,要多通信,不谈政策,谈家务。广益是位老教授,张钫的骨灰迁葬到新安县铁门镇,墓是他设计的。冲破封锁局面,互相了解,叙叙亲情,广仁要广益去香港,他们姐弟在香港见面了。此后联系当然就多了。

1986年,是张钫先生百周年诞辰,老先生的骨灰要迁葬故里,中共中央统战部派了两位同志专程来河南,安排张先生的骨灰安葬事宜。我接待了中央来的这两位同志,陪同他们并和广益、广远起先到洛阳市委统战部,找到部长张书田,又一同到了新安县,找到了新安县委统战部党部长,然后到张钫先生的故里铁门镇张先生的墓地按照广益、广武、广远等子女的意思,选在名曰“蛰庐”而当地百姓称作“张家花园”的一座别墅内,花园是老先生生前营造的老先生生前酷爱金石字画,曾与康有为、于右任、王广庆等一起鉴赏和考证文物,收藏了大量古代墓葬的志石,在别墅内专门辟有“千唐志斋”,门额是国学大师章太炎先生题的。老先生长眠于这里是合适的海长和我为了把这件事办好,多次到洛阳、新安县,同相关部门的同志联系、协商。张先生的前还有他自己栽的著提树,构成一处多么好的人文景观。

张先生的骨灰迁葬仪式,就河南省一线工作来说,是一件大事.中央统战部的两位同志走后不,省政协、省委统战部又派了几位同志,有海长、昌华森和我,到洛阳。张钫墓地规模大小等间题,我和海长认识不一致,争了。海长说我滑头,该负责的不负责。我说,我们是做具体工的,一些原则问题是领导决定的,领导上定了我们才能执行。海说,你说这个我赞成,按你的意见办。我说,那还滑头不滑头了?我们门相视而笑。吕华森、海长和我到新安县后,海长说,得搞个方案,我说,已经议了。海长说,得找广益商量。这样,把广益、广武、远都请来了,我们一块商量墓怎么建。迁葬仪式要邀请人,需要邀请的人很多,说是要几百人。我说,海长你说话吧。海长说,既要重,又要俭朴。这话只能海长说才最合适,效果才最好。张钫先生的基碑和墓志铭怎么写,海长说,墓志铭不要了,只要墓碑,就写张之墓;七十二烈士、蔡锷、黄兴、廖仲恺,也没有墓志铭,功过是非后人去评。海长说,得跟大姐说说。这个意见大家接受了。张钫先生的骨灰迁葬仪式相当隆重,这是非常应该的。铁门镇的老人说:“院长(因张钫任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副院长的时间较长,故铁门百姓都这样称他)活着的时候,没有这么多小车来过,院长去世这么多年了,倒有这个派头!”

有一次,我们闲谈,我开玩笑地问海长,你读大学读的是什么系?海长说,我读的是社会活动系。这虽然是朋友之间的戏言,却也合乎实际情况。从事社会活动,确是海长的特长。海长得天独厚的家庭社会条件,他的风度、气质、言谈等等,使得他在同台湾同胞的接触中,一讲话,就有影响力、凝聚力。杨章武同志也是这样。海长縮达、开朗,礼仪周到,又是谈笑风生,那渡尽劫波的开怀一笑, 使得多少恩怨烟消云散。

孟庆瑞先生,巩县人,建国前是河南省主席刘茂恩属下的刑愤队长。孟同杨章武的关系好。抗战胜利后,郭海长在开封办《中国时报》,孟找郭的麻烦,说郭海长是共产党员,要逮捕郭海长,把事情弄到郭仲隗那里。1988年2月份,孟庆瑞回来了,章武、海长和我都到郑州火车站上迎接。孟先生同章武拥抱,热烈亲切,同海长也拥抱了。孟先生没有解除思想顾虑,在他没有回来的时候,章武同他通话,说保证安全。孟说,你保证我的安全,谁保证你的安全啊?孟先生回来的第二天,我们宴请他,开始,我看孟先生显得有点紧张,拘谨。他说,我是小老百姓。海长心里也清楚。海长开始叙旧,拉家常,把过去的事都谈了。孟很不好意思。但海长很快转题了,朗声说道:那是历史,那是过去,共产党既往不咎,要往前看,为祖国的富强统一,为民族的大团结,和为贵。海长充满了感情,几句开怀畅谈,一切都轻松了,宴会厅的灯光显得分外柔和了,孟先生的情绪也好了。大家又讲了许多话,气氛越来越热烈。我说,为我们的相会干杯。杯碰到一起,海峡两岸同胞的心也连在了一起。这以后,海长又像是美食家,讲如何吃。海长说,明天我陪你。第二天,我和海长陪孟先生旧地重游,游开封的龙亭、禹王台,看到昔日的刘茂恩公馆,还看了能勾起孟先生旧日情思的河南大旅社,看了他离开大陆时搞的监狱。孟先生说:大陆就是开放。孟先生要返回台湾,海长以省民革的名义请他。那一天,医学家张静吾、画家谢瑞阶和杨章武几人作陪。孟走时,海长又买礼物,到火车站送行。这之后,孟先生多次回来,海长都亲自接待,孟先生非常感谢,邀请海长到香港。两人的感情加深了,无话不谈。

王希哲,封丘县人,出身寒苦,去台湾前,是青年军的士兵1989年2月5日从台湾回到大陆。此前,孟庆瑞写信告诉我,要我有时间也陪陪他的朋友王希哲,章武、海长和我一道宴请他。他在南昌路一段经营上海同德堂国药号。他也是经商有道,在他的同堂国药号,河南人,药费减半,是封丘县人,全部减免。我们就感觉出他的诚恳。他看来喜欢饮酒,一起坐了几分钟,就要创参,从这也看出来他回到故乡的快活心情。海长也是豪情似海,两人就划起拳来。每上一道菜,海长就讲这道菜过去怎么吃,现在老么吃。吃得多了,就供不应求了。王希哲说:我在台湾,我是爱国湾程大不应有,他的爱国之情于言表,这次会

中共河南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王德华在座,他说王希哲先生坦率,海量.我陪王希哲游览,看黄河,说黄河40年平安无事,说黄河大堤的工程量等于一道万里长城,是初步的变害河为利河。他看着,听非常高兴。在开封,正是农历的年三十,我在开封宾馆请他们吃了午饭,那天,要爬铁塔,他的姑娘和太太要上,我也陪着爬上去。我1952年到开封,到铁塔从没有爬上去过。我六十几岁的人,这次也是破纪录了。我们还看了王希哲原来在开封住过的地方,他说开封建设得很好,不简单,年三十晚上,我们回到了郑州,王希哲的夫人及姑娘,海长的夫人和姑娘,章武的夫人和姑娘,王德华和夫人,我和我的夫人,我们一起欢度了除夕。大年初一,王要回老家拜年,省委统战部的有关领导干部和我陪他回封丘县,他的家在冯村乡西韩丘村。封丘以及相邻的延津、长垣等县,都是黄河故道,过去是风沙、盐碱,快讯时报是不毛之地。现在变了。我们乘坐的车行驶在千里沃野上,地里麦苗是绿的,林网锁住了风沙。王希哲说:没有想到,人们以前在这里无法生存,现在变成了这样。回到家一看,院里挂着玉米,有吃的了,家中父母健康,兄弟们都好,更高兴了。他是少有的大方,西韩丘村108户,那天他走到那里,见谁都说“有礼有礼”,给10美元,见了孩子,喊他一声什么,是50美元。有的多次给钱,一说话就掏钱。那天下雪,车走不动,他说要把路修一修,把全村的路弄成水泥路面。我就对王先生说,家乡总的说还是很穷,现在当务之急是培养人才,育人是第一重要的,这天晚上,我们又回到了郑州,省里有关领导人,海长,章武,我等请王希哲吃饭,席间海长又发一番议论,主要是让王希管为家乡办好事,海长同他喝酒,气飘、关系都是火热的,透他上火车,王在车里,海长在站台上,隔着窗户,两人还要划,真是搞得难舍难分,他和海长称兄道弟,说海长的老太爷曾是豫鲁监察使,他直热乎。

第二年王希管又回来了,王德华、海长和我等就对他说,还有比修路意义更大的事就是办教育,他说好啊!筹划了一下,他要出资为冯村乡办一所中学,为本村办一所小学,中学叫冯村乡王希管中学,小学叫西韩丘村林瑞宝(王希哲夫人的姓名)小学,问我怎么样,我说好啊,到乡里后,乡党委书记在场,一算帐,要10万美元,王希管当场把10万美元的支票拿出来,让到中国银行支取。后来听说买地钱摊到群众身上,他说不要收老百姓的钱,我还出,1990年回来时,看学校正在建,非常高兴,同建校工人见面,当场拿出1000美元,让工人改善生活,冯村乡为王希哲中学举行落成庆祝仪式,中共河南省委统战部部长武守全、副部长王德华、我等都参加了这个庆祝仪式,王希哲的母亲、夫人后来又提出学校没宿舍王看哲又拿了5万美元建筑校舍,拿了1万美元奖励教师和学生王希哲在封丘县城又办了一所职业高中,给村上修建了文化娱乐室,给黄河游见区拿了2万美元,合起来是几十万美元,海长和我跑到中国银行,把美元换成人民币,海长说请你们把兑换率提得高一点,这是台湾同胞捐资办学的,海长和我自始至终都参与了接待王希哲的工作,海长是“导演”,他说话有用,海长去世后,王希管给我打电话,说界大哥去世,是很大的失,他很桶心,王希回来后,专程去看望海长夫人韩公超,这么短的时间,我们成了朋友,他同海长的关系处得特别好,最近几次回来,都到海长家着望同海长一起接待了许多台湾同胞,一程情景历历在目。

海长有渊博的知识,又有那样丰富的阅历,使得他做起这工作来得心应手,宋曼西女士,民国年间是西平县妇女组织的负责人,从台湾回来时,海长和我接待她,一见面,海长说:“你还是这么漂亮呀!”宋曼西说“你还是这么调皮啊!”两句话,气氛活跃了,宋曼西的女婿是国一个公司香港的代表,经过介绍,这位美国公司的代表几次到郑州谈生意,海长同宋的关系看来很好,她讲了许多河南人在台湾的情况,198年,海长在北京参加全国政协的会议,得知于镇洲先生从台湾回来了海长请假从北京赶去迎接,陪这位老先生到各处游览。老先生非常感谢,说这招待,想都不敢想,于先生同郭仲隗先生的关系很好,海长以晚辈的身份接待他,当然也是海长多次写信请于老先生回来看看的,王广亚先生是章武的朋友,巩县人,通过章武的介绍回来了,海长同我一起去迎接他。王广亚先生在郑州办学,出资1亿多人民币台湾《中国时报》副总经理杨涌先生回来了,海长以老报人的身份接待,海长说起自己的父亲,杨涌先生惊讶不已,好像一拉这条线,一下子就近了。杨涌先生介绍了海外几大报纸的情况,杨涌的弟弟杨子恒,因为其兄关系,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的资格被取消了,几十年过去了。我说让子恒加入民革吧,海长同意了,杨涌先生非常感谢。

1989年,河南省海外联谊会成立,海长当选为联谊会的首任会长,海长对建立联谊会是积极的。联谊会是民间组织,对于广交朋友,沟通联系,起了很好的作用,海长任联谊会会长不久,就到了香港,在香港,海长联系了40多位包括在澳门、台湾、新加坡和美国的朋友,海长回来说,如果在香港多住一些时日,那会联系更多的朋友。海长同朋友之间的交往,是热情的,又是真诚的,海长比我大几岁,过年倒请我到他家吃饭,我的性格是一般不太意给别人找麻烦,就谢辞了。海长不高兴,对别人说,皇甫架子大,请吃饭都不到。海长是说请就是请,不是客气话,是实心实意。这使我联想到整个对台工作,是沟通,是交朋友,是思想的敞开和交流;然后是融合、团结和统一。海长从事这一工作,一以贯之的四个字是:真诚、热情。

落实中央有关台胞台属的政策,是对台工作中的一件大事。台湾方面的材料说河南籍在台人员有4万人。这样,河南在台人员的亲属就有几十万人。落实有关的政策,使在台人员和台属满意,有许多方面的困难,人们观念的转变问题、经济困难的问题等等。海长在落实有关人员的政策方面,是费了心的,那一番甘苦我是深深了解的。海长能很深地理解中国共产党新时期的统一战线政策,是凭着共产党员的党性来促进这一工作的。了解海长的人都知道,海长身上有厚实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积累,讲诚信,担道义,民族文化的优良传统是那样深深地影响了他。海长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父亲郭仲隗夫人韩公超也被错划为“右派”,为了生存下去,家里的东西都快卖光了。从反右到文革,20年抬不起头来。但是,海长没有怨言,真正是痴心不改啊!

在我的记忆中,因为落实政策的问题,海长许多次地给我写条子,或者直接跟我谈。许多事很难办,我们只得多想办法,多跑路。张钫先生的大女儿张广仁在开封有许多房子,落实在台人员的有关政策,需要把一些房产还给张广仁。这件事开始是省民革负责的,因为广仁是在台人员,事情就弄到省对台办。海长和我等同做开封有关方面的工作,去了几次,问题终于解决了。落实有关人员的房产政策,还有其他人,张广仁是其中一例。

王友梅,河南老资格的国民党员,曾任河南省参议会的参议员,在50年代镇压反革命运动中被杀了。海长很早提出了王友梅的平反问题,拖了很长时间没有办成,主要问题是王友梅算不算起义人员。海长为这事找我谈心,海长说:我看王友梅应当算是投诚起义。1948年年底,刘积学、张轸搞的那一则逼蒋介石下野的通电,措词激烈,实际是反蒋通电,王友梅是这则电文的主要起草人,解放军进军,一些人员都跑了,他没有跑,打着小旗欢迎解放军,我说,我同意你的看法,但关键是法院的看法,海长做通了我的工作,我们一起做省法院的工作。法院同意了,撤销了原判,这件事,也促使了法院同志观念的转变。1984年,就有关落实政策的问题,省法院、省对台办联合下发了文件中共河南省委批转了。王友梅的平反问题一解决,接着就是他子女的问题也需要解决因为王友梅被错判,王的在杭州上航校的儿子被开除,好多年生活没着落,需要解决这个问题海长招待王友梅的女儿,给我提出要落实王友梅儿子的政策,我说得有个材料。王友梅生前是民革成员,海长以民革机关的名义组织了几次调查,有了材料,向高维(时任中共河南省委统战部代部长)汇报了。以中共河南省委统战部名义请省劳动人事厅给了安置指标,问题算是解决了王友梅的子女还有在海外的,他的问题实事求是的解决,有利于发挥各方面的积极性。

韩公佑,博爱县人,抗战时期当过县长,是海长夫人公超的堂兄就他的问题他的兄弟公佛在台湾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公佑的子女也是到处上诉,为其父鸣不平韩公佑在县长任内为共产党做过好事,海长心里也知道,但他没有说话。海长夫人公超对我说:“皇甫,你能不能说说海长啊!”公超心里着急,一直在上诉,公佑的落实政策问题不知有没有希望。我对海长说:“你那亲戚咋回事?你不管不行啊!”海长说:“公佑做过许多有益的事,他当县长的时候,办有印刷厂,八路军某部负责人写的学习《论持久战》的体会文稿就是在他办的印刷厂印的。我办《中国时报》的时候,缺少资金,公佑在徐州办的盐号赚了一些钱,支援了《中国时报》公佑听到了特务机关要砸《中国时报》社,通知了我,要我躲一躲。”我说:“海长,你不妨把这事说一说。”

韩公佛从台湾写的申诉材料到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把材料转到河南省法院,要求复查,材料也同时转到了省委统战部。我看了这材料,韩公佛也写了海长说的几件事。我对海长说:“你也写个材料吧!亲戚归亲戚,还是要实事求是。你躲避不行,人家给咱们办过好事。”海长写了材料,这材料送到了省高级法院和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海长向省委统战部建议说:让皇甫管这事吧!这样,我带着省委统战部高维代部长的意见,到了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了座谈会。后来,省委统战部王德华部长、海长我,又一次到了焦作,我和王德华又再次到省法院。199年5月,韩公佑的事有了结果,撤销了原判。

张安甫,获嘉县人,建国前上海复旦大学毕业,后随父经商。日本人来了后,他在焦作一带当过伪区长。解放后,被判刑15年。说是在他当区长时,八路军的电话线被砸坏了。但海长知道,王锡璋(建国后曾任河南省教育厅厅长)也知道真实情况。海长说,他虽当过伪区长,但同共产党有联系,应当给他落实政策。我说,得有材料。海长说,锡璋知道情况多,让锡璋写吧。张的一个儿子在台湾,在大陆的儿子也都是工程技术人员,解决这个人的问题不管是对台工作,还是调动其儿子的积极性,都是有好处的。张安甫当时还在西安,王锡璋写好材料后,我把材料转到陕西省落实政策办公室。陕西很快撤销了原判,平反了。平反后,海长做张安甫的工作,让他回到了获嘉县。半年后,他又回到了西北。我要求获嘉县对台办同张安甫联系,做好张的工作。获嘉县对台办的同志又到银川找到张安甫,中共获嘉县委安排张安甫为县政协委员。海长请对台办提名,结果安排了张安甫为河南省政协委员,获嘉县还选他担任县政协副主席张安甫很受感动,说共产党伟大,是实事求是的,表示定要多做工作。为了不让张安甫太寂寞,海长和我又给他介绍了位老伴。张安甫是打心眼里高兴。这以后,每逢过年,他都到海长那里去,这是老人发自内心的感激。

郭也生,新安县人,早年参加共产党,后来参加军组织,又在海长办的《中国时报》干过。海长同郭的关系好,郭也生找海长,请求海长出面落实他的政策。海长同郭也生找到我,叫我看这个政策怎么个落实法。郭也生同共产党有联系,办过好事,解放战争时期投诚起义,跟着解放军南下,一直到云贵,在云南省公安厅第三处工作。约在1951年,内部肃反被清除了,说他是特务,判了,刑满后回到了河南。我听了这情况,说:这是可以纠正的,但这是属于云南处理的,还必须由云南来纠正,然后由河南来落实政策,海长说我们写材料,你给转一下。我说:转材料很可能不解决问题,郭也生本人必须去一趙。郭也生到云南・云南省数销了原判。我们河南安排郭也生当了新安县铁门镇张钫留下的“千唐志”的管理员,以后,海长和章武又到有关方面跑了跑,推荐郭也生当了河南省人民政府的参事

海长患病时,我多次去看他。他临终时对我说:“皇啊!我到了苟延残喘的时候了,啥时候咱再喝几杯,过过明。海长这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是对生命的无限的留恋。海长直,我们之间是无话不讲,但那一次去探视他,我看着他,他看着我,好长时是言语的空白,那依依之情,都含在了相互注视的不言之中,真是难舍难分啊!我遗憾的是海长走得太快了。在他格去世之前不久省政协组织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他还要去发言。我说,这个言你不要发了。他说,还行,我还是去吧!那是代表省民革去发言的。海长,你是工作到了生命的最后一息,从这点来说,你该是没有什么憾了海长,我想,我如果能活到祖国统一那一天,我将置美酒于你灵前,让我们共享祖国统一的欢乐。

1995年6月 原载《河南文史资料)总第5期

上一篇:白酒板块走强,14只个股上涨,酒鬼酒上涨5.61%
下一篇:他是第二任南京军区司令,深受林彪的器重,下场却让人惋惜

主页    |     资讯中心    |     实时报道    |     天火在线登录    |     专题报道    |     快讯时报    |     更多报道    |    

Powered by 天火官网 © 2020 .版权所有 RSS地图 html地图